•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要聞關注

7天!支付寶的優秀答卷,“健康碼”怎樣從西溪路跑遍了全國

2020/02/17 20:59 來源:財經圈 編輯:游歷 瀏覽:3139

  • 本文導讀:紅、黃、綠三色的健康碼,從2月9日在杭州余杭區率先推出,之后杭州全市推廣,浙江11地市全部上線,到2月16日,國務院辦公廳電子政務辦指導支付寶加速研發全國統一的疫情防控健康信息碼,只用了7天時間。
  • 3

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張云山

紅、黃、綠三色的健康碼,從2月9日在杭州余杭區率先推出,之后杭州全市推廣,浙江11地市全部上線,到2月16日,國務院辦公廳電子政務辦指導支付寶加速研發全國統一的疫情防控健康信息碼,只用了7天時間。

這份杭州向全國交出的優秀答卷,不僅僅是一個“碼”,更顯示了杭州作為國內信息產業領頭羊的硬實力。交出這份答卷的除了阿里人,還有杭州各行各業的互聯網人,他們都是“義務抗疫人”。

一張碼破解監測和復工難題,余杭區委人員當了7天的產品經理

余杭區在一周內,從杭州疫情“重災區”,到杭州復工最快區,變化有一張碼的助力----目前聞名全國的杭州健康碼,最早在余杭先行先試,用大數據的智慧化管理手段助力疫情防控工作。

這張碼從2月7日H5發布,到2月9日登陸支付寶,引來了全國關注、學習,現在的訪問量達到了4.7億次。

“連續加班5天后,開發團隊主力因為缺氧送醫院,送他去政法委的同事順道在醫院測了一下血壓,175,也被醫生勒令休息,那段時間每天睡2-3小時。產品上線前半小時一迭代,上線后半天一迭代。”余杭區政府健康碼項目總指揮王俊逸說整個區委經歷了一個瘋狂的春節。 

2月4號,發布禁令的第二天,區委辦開會明確提出要建議一套數字化方案,并且要做到三個全,“全人群覆蓋+全流程掌辦+全領域聯防”。

在區委辦公室緊鑼密鼓開發產品的時候,一個在線虛擬團隊也在時時保障他們的需求,“有來自支付寶、釘釘、阿里云的技術力量保障,這就是在杭州的優勢,在線上我們一起不眠不休,一起開發—驗收---優化,為了疫情,大家都很拼很拼”。支付寶的產品小二中更回憶,過去上線一個應用的周期一般是2周,而現在是以小時計的。

2月5號凌晨5點,第一個版本誕生了,之后就開始了每半小時一迭代的優化過程。

當然一開始的時候,了解用戶需求很重要,他們訪問了很多防疫卡點,白天晚上連軸跑。

第一個H5上線了,這是在第一個小區,“產品經理”們教居民掃碼、申報,用戶的如實申報是重要的前提,不過這張碼當時沒有任何美化,剛出生的孩子,總是看起來丑丑的。   

區委辦公室員工家里不用的手機都用來測試、幾小時一迭代,體驗越來越好。 從最初的掃碼填報,到之后的支付寶端,自行申請,自動生成,最后‘產品經理們“已經記不清楚,這個產品迭代優化了多少次。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碼逐漸成為企業復工、復產的重要依據,復工不是像開閘放水那樣“一起上”,而是根據每天的形式,對不同地方、不同行業區別對待、分類指導,前提是必須“安全”、 “有序”。在余杭沒有新增病例的同時,余杭的復工企業直線增長,從2月10日的49家,到2月16日15904家,一邊是陡增的企業復工數,一邊是平穩的確診人數,余杭區看來初步打贏了這場戰。

余杭的這套經驗也很快被杭州采納,杭州健康碼推行不到24小時后,支付寶端上線了杭州健康碼。

辦公室擺著牙膏和洗臉盆,行軍床在走廊上

阿里員工“wetalt”今天回到了西溪路創投中心,發現已經有很多同事早就上班1個多星期了。“今天阿里開工了,因為是分批復工,辦公室人還不多。到了公司發現隔壁辦公室已經有同學在上班了。辦公室里放著牙膏牙刷洗發水洗臉盆,走廊還有行軍床。問了一下,原來是健康碼開發團隊,他們從上周二開始24小時兩班倒,從余杭健康碼到全國版健康碼,只用了七天時間。杭州小區還封著,他們已經看到了凌晨四點的西溪路。”

2月11日,杭州西溪路創投中心。幾十名支付寶員工戴著口罩,經過層層“關卡”:檢查健康碼、入園證明、量體溫、酒精消毒、發放口罩后,進入園區。這是支付寶在非常時期的臨時作戰室。

作戰室在創投中心二層,行政提前做好的準備很像“雙11”作戰室:走廊上滿是各種水果零食,會議室墻角邊擺放著牙膏牙刷洗發水沐浴露小臉盆,還有供大家休息的行軍床。

這個同樣涉及數億人的超級項目,和“雙11”作戰室不一樣的是,這個“作戰室”里沒有人頭攢動,上千平米的辦公空間,只有寥寥幾十個人;吃飯時,每個人單坐一張辦公桌,面朝同一個方向。

這是作戰室最安靜的時刻。其他時間,作戰室里全天24小時都在電話會議的狀態,電腦上視頻電話、手機釘釘電話……所有人的電腦和手機都保持著充電狀態,不然隨時會沒電。如果不是每個人都帶著口罩,此情此景極了股票交易所。

作戰室里的所有人都拼命摁住摘下口罩的念頭,因為電話會議太多,口罩里很容易就被弄濕了,很不舒服。幸好貼心的行政準備好了足夠的一次性醫用口罩,供大家更換。

常規4周的開發周期縮短到16小時

電話太多,是因為這個小小的碼,背后是一個需要復雜協同的浩大工程:涉及的崗位有技術、產品、BD、法務、隱私辦、客服……并肩作戰的團隊還有釘釘、阿里云。

還有來自全國各地地方政府的來電。2月11日杭州全市推廣支付寶健康碼后,越來越多省市聯系過來。

“抗疫情最需要有一個本地動態實時地圖,健康、疑似、確診,市民自己申報健康信息并實施更新,這靠紙做的路條是辦不到的,得靠數字化辦法。”項目經理,支付寶高級項目管理專家易治說,紙路條是一個個孤島,且只能證明你此時此刻的狀態,但健康碼是動態的,依據政府制定的標準,用戶在健康打卡申報信息后,將各自領取到一張碼,這張碼隨著用戶自己每天的狀況提交,所處區域的變化、健康狀況等因素,會發生相應的變化。比如按照杭州的規則,當地黃碼用戶在連續7天居家隔離并健康打卡,沒有任何不適癥狀后,就會轉變為綠碼。“這樣的動態管理 大大降低了政府的戰疫成本”。

健康碼推出前,全國各地的防疫關卡都是靠“人肉”登記。

各政府機構接踵而來的需求,“逼得”開發時間不斷的縮短,從常規的4周壓縮到4天,到一天,再到以小時計。

支付寶和余杭ISV上線余杭版健康碼,4天;釘釘和阿里云團隊上線杭州市健康碼,1天;支付寶上線浙江省、四川省健康碼,3天;兩省上線時間間隔,16.5小時……

時間像壓縮餅干一樣被擠壓,每個環節上的每顆螺絲釘絲仍然要確保不能出差錯。“杭州健康碼最初上線的版本,因為二維碼下面的字體太小,客服的電話一下子就被打爆了。”

杭州余杭健康碼上線前,在幾種機型上反復測試。

項目技術一號位,支付寶資深技術專家城壁是15年老阿里,經歷過無數次重大技術迭代,緊張但有序,但這次是頭一回“只能顧上下一分鐘”。

2月14日晚上8點,大家正在緊張測試浙江省健康碼,突然同步過來一個信息:大家準備好四川健康碼上線,上線時間:明早10點。

2月15日,四川健康碼順利上線,城壁正想趕團隊同學回家休息一下時,接到通知:大家準備一下,上線全國版健康碼。

“全國復工在即,我們必須要把自己變成‘火神山’”。城壁把技術團隊分成兩撥人,每天兩班倒,確保24小時都有人在線。

“我們都吊著一口仙氣,希望西溪路能快點恢復20多天前的模樣。還有中國。”城壁說。

2月16日凌晨3點,產品一號位,資深產品專家寶妍收到前方同學發來的反饋:在和四川省政府演示時候,支付寶健康碼的流暢度和穩定度超過其他產品。作戰室里發出了被口罩壓低的歡呼聲。

健康碼最初產品模型是張電子健康卡

寶妍大年初四就開始切換入工作模式了。當時,支付寶產品團隊有同學在釘釘群里發各種照片:城市之間的高速收費站都設了關卡,工作人員戴著口罩護目鏡穿著防護服一輛車一輛車地登記填報流動人員的健康及遷移數據……“大家就開始熱烈討論,能不能把這個工作變成在線填報,比如通過支付寶來提高效率。”

寶妍說當時他們有一種隱隱的感覺,一定要跑在需求的前面,這樣的產品不定哪天就能派上用場。于是,散落在全國各地的產品經理們開始搭一個初步的產品模型,非常簡單,就是一張電子健康卡,在支付寶上填報表單然后提交上去。

產品模型在討論中不斷優化完善。

大家也會分享各自在家辦公的清奇畫風。有人在西北山里老家,信號最強的地方在室外,每天打開電腦前,先要用木頭生個火;有人在老家突然停電,為了讓她能繼續開會,硬核的爺爺打開了發電機;有人家里網絡不穩定,一遍遍測試后發現衣柜里信號最好,索性把衣柜改造成了辦公桌……

大年初七,健康打卡產品設計DEMO完成。

正月十七,全國陸續復工在即,初版健康卡產品完成。

彼時,杭州健康碼已經發放了幾天,全國網友求借一用在網絡上被花式玩成了梗。2月10日晚,在初版健康卡產品完成這天,寶妍接到了全員all in上線浙江省健康碼的任務,她回復主管:產品同學已經做好準備。

除了創投中心作戰室的幾十個人,還有上百名沒法返回杭州,返回杭州沒到14天的同學在各自的家中云辦公。

支付寶業務發展專家贏駟就是其中一位。此時此刻,他正在武漢岳父母的家中。身處全國疫情中心,他們一家住的小區里,確診+疑似的病人近百例,隔的最近的確診病人,是住在正對面的鄰居。

自1月20日回武漢到現在,贏駟就沒下過樓。過去這十幾天,贏駟一直在家“打游擊”,10個月大的娃醒著時,他在陽臺辦公、打電話,娃睡著時,他就到廚房辦公、打電話。手機鬧鈴會時不時會響起,那是他設置的各種APP定點開搶生活物資的時間到了。

贏駟一直保持著理工男的理性。作為武漢女婿,加之身處高危小區,贏駟對健康碼的本地化方案落地提出了很多建議。

2月17日,武漢青山區宣布所有商超只接受團購,硬核阻斷疫情擴散。湖北復工潮還需要時間。看到消息后,贏駟在群里和大家熱烈討論起來,要跑在復工的前面,針對性地做好產品設計和上線準備。

健康碼有問題需要1小時完成排查到發布,沖過去的“義務兵”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杭州,此疫之后奠定數字第一城的地位。”每日互動創始人兼董事長方毅,2月15日發了一條朋友圈,配的是杭州綠、黃、紅三色的健康碼。

方毅是杭州市企業復工平臺專班成員。為了有序開展“三返”與企業有序復工,杭州率先上線企業復工平臺與杭州健康碼。在數字賦能加強疫情防控的背后,是那些來自政府部門與數字企業的共產黨員們并肩作戰,他們組成了杭州市企業復工平臺專班和健康碼專班,集結成智囊團,為杭州市民的健康筑起智慧屏障。

方毅的朋友圈

疫情發生后,方毅直接沖過去,直接進入戰斗狀態,每天工作16小時以上。他的朋友圈,最近幾乎都跟健康碼有關。“我不是眼迷離,我只是困的不行。”“幾天沒回家了,聽說孩子要把我開除家籍。”“平時都不熬夜的首席數據官,30個小時沒合眼,瞇10分鐘要醒來再戰。”“比起李院士和這些天使們,我熬幾個夜算什么”“最近3周,幾乎天天通宵,睡的3、4個小時還有很多電話進來。”“感謝桔子酒店為戰隊送來被子,接下來幾個通宵有桔子的味道”“大家別著急,服務器哭泣中”。

  “幸虧邊上的桔子酒店借給我們10床被褥,公司的技術人員就直接睡在公司,每天休息3到4個小時,醒來繼續干,沒有下班概念。”方毅說,這其實一種非常重要的使命感在趨勢,只要防疫用得上,肯定全力以赴。

杭州健康碼的推出,并不意味著一勞永逸。市民在使用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技術人員都需要第一時間找出BUG,并修復和解決問題。“系統bug趕緊去修復起來,排查問題、解決問題,再到發布上線,必須在1小時內解決掉。”企業復工平臺專班成員葉軍,已經在專班連軸轉了6天,他最近說得最多的是“沒問題”、“趕緊去”。他說,健康碼能幫助盡快工廠恢復生產,加班加點趕出來。

專班墻上一句話“挑戰來了,那就戰勝它!”在這場在防疫戰斗中,每個人都是永動機。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辦[2001]19號 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广东快乐十分下载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