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甌網首頁 > 智庫 > 論文投稿

悅讀| 北漁山燈塔志愿者手記

2017/02/08 10:43 來源:溫州日報 編輯:程瀟瀟 瀏覽:32625

人與人是有緣分的,人與山水的相遇也講究緣分。記得一個月前同事跟我說:北漁山燈塔雄踞海疆,水天清碧,騰訊上正在介紹。我聽了她的話點開騰訊網頁,這個“遠東第一大燈塔”就這樣開始扯動我的思緒。不久,我得到溫州航標處的幫助,去往石浦港東南47公里處的北漁山燈塔當了志愿者。

島域面積0.48平方公里的北漁山南高北低,燈塔建在島嶼最高的山峰上。我上島已是傍晚,在燈塔里見過站長蔡財相,吃過晚飯,就迫不及待地上燈塔“登高望遠”,天空中繁星璀璨,海面上漁火點點,山坳里的村落異常安靜,海風拂面而來,夾雜著海浪的味道。海島上的夜色不僅有著獨特的美感,還特別容易讓人觸景生情。

第二天早起,我打掃燈塔,維護燈器。早餐后,站長帶著我在燈塔周邊轉了一圈。他說:清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這個燈塔由上海海關耗銀五萬關平兩建造,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北漁山被日軍侵占,1944年美機轟炸日軍時,燈器、燈籠、房屋都被炸毀。1947年燈塔修復。1955年漁山列島解放,燈塔內的設施已被人為破壞,1985年再次修復,燈塔重放光芒。

我在塔身處發現了一些彈孔,這些累累的傷痕,不損它的壯麗,更顯它的莊嚴,這是英雄的標記,是歷史的印證,怎不教我景仰?!

島上只有一個村落,就是北漁村。村落還是古舊的模樣,低矮的石頭房,窄小的庭院,梯級的街巷,村民俊秀可親。站長跟我說:不要以為這是一個封閉原始的漁村,這里的男人勇闖三省一市(福建、浙江、江蘇省和上海市)的碼頭,這里的女子特別柔情開朗。上世紀八十年代,溫州的女孩誰敢穿泳衣從村里走過、下海游泳?她們當時就這么做了。


為了證實站長的說法,我走訪了村里幾位老人,他們告訴我: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漁民陳雙喜等在北漁山聚義,大敗清軍水師。后來,北漁山長期被國民黨占領,直到1955年解放軍打進來才把國民黨部隊趕出北漁山。但是,島上的漁民也隨軍裹挾去了臺灣,后來飛越黃河的柯受良那時候只有兩三歲,也隨家人到了臺灣臺東。北漁村成了一個空殼村。1956年,當地政府建設北漁村,在石浦港選了19個小伙子,以拓荒者的身份上島開荒打漁。兩年后,19個青壯年去石浦港帶了19個姑娘上島做后勤工作。這38個青年男女,就是重整北漁山后的第一代島民。他們成立了一個漁業大隊,比大陸更早地實行包產到戶,三個男人一條船,魚打過來運到石浦等地賣。改革開放后,北漁山的漁民更是放開手腳打魚賺錢。一些外地漁船紛紛過來收購海貨,鮸魚、黃魚等價廉物美地被一船船拉走。后來,北漁山有了糧站,有了供銷社,有了地質隊,有了邊關哨所,還進駐了部隊,部隊說是一個營,實際官兵120多人。

村里沒有娛樂場所,唯有部隊里有專職放映員,兩周放一次電影,軍民關系融洽,電影也對村民開放。時間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第二代島民也長大了,都是情竇初開的青少年,男孩子個個像牛犢,女孩子出落得亭亭玉立。他們接觸的新鮮事物多,思想解放,有一些女孩子就跟士兵談起了戀愛。女孩子在穿著方面,比上海人還時尚,她們從電影里看到下海游泳可以穿泳衣,把身材穿得很婀娜,她們就跟著出海跑碼頭的父輩到了上海灘,偷偷地買了泳衣。夏天,她們就集體穿著泳衣,氣場很大地穿過村里的老街,接受男人女人欣賞的眼光,到海灣里盡情地游泳戲水。

部隊里嚴格規定官兵不能談戀愛,但北漁山的山頭與海邊,一對對熱戀的男女相依相偎著眺望大海,編織他們充滿風雨的故事,幻化出許多綺麗的美夢。這其中,有一位來自江西的士兵小蔡,通信兵,就與村長的妹妹愛村談著戀愛。“小蔡”就是現在的燈塔站站長蔡財相。

我每一次到北漁村,總得到村民友善的詢問;問他們問題,也一律認真回答。這是一個溫秀可喜的漁村,在藍天碧海間抹上瑰麗的詩情。

上世紀八十年代,在象山,北漁村算是首富。村民告訴我,那時候島嶼周邊都是魚,石斑魚、馬鮫魚、鯔魚、海鯽魚,每天都能釣到好幾百斤,一天能賺幾百元。有人覺得釣魚不過癮,就用炸藥炸魚,“蹦”的一聲悶響,海面上就浮來一大片白花花的魚來。水性好的就跳到海里打撈,水性差一點的就劃小船在水面上打撈。撈魚要撈得快,被炸的魚大多是昏死而不是真死,打撈慢了則會蘇醒過來,又游走了。一個人炸起了一片魚,村里人都可以下去打撈,很集體化。但炸魚的人卻承擔著很大的安全風險,土炸彈扔遲了,會把自己的手炸斷,眼炸花。


有一次,我與站長聊起了他的愛情。他說:我1979年來北漁山當兵,只有17歲。當到第三年,我發現我喜歡上了村長的妹妹愛村,她是島上最靚麗的女孩。我們平時在村里相遇,沒事也要找事地說上幾句,特別開心;我們約起來在海邊散步,坐在礁石上談理想,晚上看漫天星光,說著各自的故事。島礁上有太多的淡菜、辣螺、小海蟹,我們撿之不盡。愛村教我怎么釣魚,第一次海釣,第一次拋鉤,我都記憶猶新。島上海鮮太多,蝦姑沒人吃,堆在路邊沒人拿;墨魚被釣上來,垂釣者用腳踏一下,踢到海里去。馬鮫魚也叫炸彈魚,頭大,像炮彈頭,大的一條300多斤。海風習習,海浪翻滾,愛村像海風一樣輕盈歡快,身上帶著一種漁家姑娘所特有的純潔與芬芳。我當兵四年,退伍回到了江西老家,正是進入夏天的日子,一切都那么燥熱,一切都變得慵懶。我們彼此間雖然信來信往,但思念卻像潮水一樣一浪高過一浪。我在老家度過了漫長而寂寥的三個月后,決定再回北漁山。

1985年,北漁山燈塔修建的同時,要招一名燈塔工作人員。溫州航標處一位領導在島上詢問,村里有否適齡青年要到燈塔站工作?村里“適齡”的都下海當了漁民,做燈塔工工資低,誰也不喜歡。村長問蔡財相是否愿意,蔡財相與愛村商量,愛村覺得這份工作不賴,蔡財相就答應了。

建設燈塔,首先要解決用電問題,村里沒有電,站里買來了柴油機發電。燈塔里用水緊張,需到遠處一個山坳里挑水,1987年,駐島部隊撤走了,大隊就把部隊里一口四季不枯的水井劃給了燈塔站。島上蜈蚣多,爬到洗澡間爬到床上來,有一種全身深紅色、體型壯碩的蜈蚣,還喜歡爬到男人的褲襠里咬。海島上臺風很常見,風雨肆虐,門窗稀里嘩啦地響個不停,像破門而入的暴徒。

站長說:這個海島更多的時候是漂亮而可愛的,每年春天,茅草叢里就會長出無數的百合,各色百合花開滿北漁山,我們住在島上,依床觀海,臥聽濤聲,早晨和傍晚,與愛的人沿著山間小路散步,一起看太陽升起,太陽落下,很是滿足。在這樣一個遠離塵囂的小島上,連一草一木都充滿愛意,美得那么純粹。





來源:溫州日報

作者 曹凌云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辦[2001]19號 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广东快乐十分下载软件 广西快乐双彩计划 乐乐安徽麻将电玩之家 天*戏棋牌? 广西南宁南宁麻将算法 pc蛋蛋网站 有多少个秒速赛车平台 吉林市麻将小鸡儿飞蛋 488铁算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幸运赛车app注册平台 手机网上棋牌 捕鱼达人4破解版无限 快乐双彩中奖对照表 35选7几点开奖 上海天天彩选4号码统计 网上挣钱平台 多乐彩是诈骗吗